主页 脑筋急转弯 谜语 笑话
文人的道德瑕疵
[ 作者:佚名   转贴自:网络   创建时间:2019年6月12日 ]

  大诗人李白恃才傲物,除了对自己格外自信,“天生我才必有用”,还特别地有文人风骨,“安能摧眉折腰事权贵”,他让高力士脱靴挠痒,杨国忠磨墨摇扇,大出千古文人被权势压抑在心中的那口恶气。李白在认清官场的潜规则前不是这样张扬的,他也曾幻想以自己的才华干一番经天纬地的事业。当他知道有机会在皇帝面前展露才华时,志得意满地“仰天大笑出门去,我辈岂是蓬篙人”。如果再向前追溯,他有更为出色的表现。那时的李白大概年轻得很,又没有多大名气,梦想着有朝一日出人头地。他听说有位韩荆州(韩荆州即韩朝宗,唐玄宗时曾任左拾遗、荆州长史等职)很喜欢有才华的人,并且帮着举荐过许多才华横溢者。李白特意献上那首《与韩荆州书》,其中的“生不用封万户侯,但愿一识韩荆州”照样显露出李白有些迫不及待地寻找“登龙术”的模样,甚至连那份傲气也不知丢到哪里去了。

  被后人称为“诗圣”的杜甫与李白相比,有过之而无不及。我们多记得的是杜甫那颗忧国忧民的心,还有他的仁厚之心。他那首《茅屋为秋风所破歌》,为他赚足了温情分。不过,杜甫拍起马屁来,也是深见功底的。他有一首《徐卿二子歌》:“君不见,徐卿二子生绝奇,感应吉梦相追随。孔子释氏亲抱送,并是天上麒麟儿……吾知徐公百不忧,积善衮衮生公侯。丈夫生儿有如此,二雏名位岂肯卑微休。”吹捧到如此肉麻的程度,与官场上溜须拍马之徒已无实质差别,实难令人想到此诗竟是出自杜甫之手。

  还有一位现代作家,在住宿旅店时,巧遇一对流浪的母女,竟然用几块大洋就心安理得地享用了16岁少女的处子之身,还津津乐道地撰文称:“在战时,道德是暂时放了假的。”如此文人,即使在社会正常时期,他的品行也好不到哪里去!

  认识一位老作家,喜为后辈文学爱好者的作品撰写评论。按理,这是老作家提携后辈的一种可贵精神,可是,当读者细细阅读他的那些评论时,发现有的作品不堪一提,却在他那里成了妙笔生花,而有的作品很有见地,却被他列出诸多缺点,似乎很吝啬于褒奖的语言。后来,一位知晓内情的作家一语道破,老作家是视“财”落笔的,能给他带来点好处的,就不吝美妙言词,否则,绝无半点好言语,不由让人诟病。

  世上少有完人,文人也有常人的一般毛病与缺点,只要无碍大局,一般还是能够令人接受的,就连鲁迅还有偏激的一面,我们无法求全责备,李白与杜甫的那点瑕疵,还是可以理解的。但是,倘若连道德与法律都已成为多余,对于那些“在战时,道德是暂时放了假的”之类文人,我们还是要站在历史的岸边发出不齿的冷笑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