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脑筋急转弯 谜语 笑话
神庙壁画记载香水古老历史
[ 作者:佚名   转贴自:网络   创建时间:2012年4月28日 ]

  我们了解到香水能够给我们带来的愉悦感、对人们互相关系的影响特别是,能够唤起我们对往昔时光的回忆。

  直到现在我们才刚刚开始了解人类嗅觉机制的复杂性。

  我们了解到香水能够给我们带来的愉悦感、对人们互相关系的影响,特别是,能够唤起我们对往昔时光的回忆。

  视觉和听觉也能调动这些情绪,尤其是通过视觉艺术和音乐艺术的影响,不过这种影响是比较直观的。

  但是香味,特别是我们称为香水的那种香味,它的影响就要神秘得多。

  “香味比声音和景象更能拨动你的心弦。”香水靠它所具有的控制香料的能力,可以渲染出各种情调:浪漫、忧郁、荣耀和纯粹的愉悦感。

  可以毫无疑义地说,人类历史有多么长久,香水的历史就有多么长久。因为远在人类出现之前,那些鲜花和香草就作为地球美丽景色的一部分而摇曳多姿地存在着了。但是我们的祖先使用香水的记忆,到了我们这里已经变得模糊了,湮没的历史随着时光的流逝而更加难以考证。

  香水历史的研究者们孜孜以求,终于在尼罗河畔的底比斯(Thebes)触摸到一点坚实可靠的依据。在女王哈兹赫普撒特(Hatshepsut)的神庙里面有一系列的壁画,描述了3500年以前,一个古埃及的船队到“彭特之地”(Land of Punt)去寻找一种叫“没药”(Myrrh)的香料,他们的猎物还包括其他类型的神秘植物,那些散发着浓郁异国情调的芬芳气息的植物。据说古代最大宗的香料植物“没药”和“乳香”(Frankincense),只生长在阿拉伯半岛和非洲的索马里,所以航行穿越红海后,那个叫彭特的香料之地总会出现在眼前。那时的人们都深信这一点。

  现在能够确知的是,埃及的船队沿着尼罗河航行,到达的地方比以前人们所以为的更加遥远。船队在阿尔伯特(Albert)湖边找到了彭特之地。那是在现在的乌干达境内。但是这里并不生长“没药”和“乳香”。这样看来对香水历史的研究似乎又进入了不确定的境地。也许就该是这样的,香水嘛,总要散发着那么一点神秘而奥妙的味道的。

  在早先的那些日子里,熏香和香油都享有重要的地位,我们用的“香水”这个词的英文原词,在拉丁语中的含义是“透过烟雾”(thought smoke)。在弥漫缭统的熏香的雾中,祈祷者的精神得到抚慰,嗅觉得到愉悦,身体得到放松。著名的“西腓”(Kyphi)香,是一种香味浓郁的混合香料,在日落时分的庙宇和深夜的宅院里,静静地燃着。